2019-05-26 06:38:01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王天僚
核心提示:世界卫生组织去年公布的《国际疾病分类》清单史无前例地首次将中医诊断纳入其中。该分类清单将于2022年1月生效。
上半场,威尔士利用贝尔的2射1传,以4比0的比分领先,下半场国足继续丢球。

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澳大利亚《悉尼先驱晨报》网站5月5日刊登记者妮科尔·韦布的文章,题为《西方是如何接纳传统中医的》。现将文章摘编如下:

他一边比划着,一边让我伸出舌头。“现在,我来号号脉。”他按住我的手腕,之后倒抽了一口气。“你是不是一直在喝凉水?”他严厉地问道。气温逐渐攀升到了36摄氏度,任性地喝点清凉饮料不算过分吧?显然不能喝。

我在中国的西北部生活,失眠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,给我造成了严重的困扰。许多人建议:“如果你想在中国尝试些有益健康的东西,那一定要选针灸。”鉴于我已经很绝望,而且我生活在一个已有数千年中药治病历史的国度,于是我决定尝试一下。

一周后,我仰面躺在一张病床上,身体的不同部位插着几十根针,比我在西方扎过的针要密得多。不仅如此,还有两个点燃的艾条靠近我的身体,飘出的烟闻起来像一支点着的雪茄。这就是针灸,一种号称能刺激血液循环的中医疗法。

随后,十几袋血红色的中药液寄到了我家。我尝了一小口这种味道像炉灰的强效中药,立刻干呕起来。一连几天,我的毛孔似乎一直散发着这种气味。一周后,我终于把它们喝完了,而我的失眠也暂时缓解了。

凡注明“来源:参考消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